原创尘同谷01-09 12:19

摘要: 今天 有个远方的姑娘给我唱了首歌

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23年前的今天,你出生了。但它又是一个平常的日子,因为和平日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

其实写作对你来说,很遥远,你确实想了很久,但却并没有真正开始行动。既然一直空想,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放弃呢?一味的空想只能让你对现实没有参与感,愈加悲剧,靠意淫而活,没有任何意义。可是我知道,你不想,也不能。说来好笑,我知道你希望身死之后能留下点什么,你常常担心,如果你明天面临死亡,怎么办?我能感到你的恐慌。为什么想留下什么?也许和你从小自己吸取的知识所塑造的价值观有关。但无论如何,它已成为你的一部分,刻进你的骨子里了。而对于你的条件来说,写作,是最直接最可能实现目标的方式。

 

那就写吧,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,其次是现在,你不能在这样空想了。当然,只说你好像没有任何行动貌似也不公平,我知道你也曾冥思苦想,也曾坐在电脑前发呆,码字很久,然后又全删了。你觉得那样写的东西很垃圾,让你读起来觉得恶心。但哪一粒种子能直接变成参天大树呢?一步步来,我相信写的多了,就会有感觉。写吧,这是给自己最好的礼物。每天写点,就像周冲说的,“妓女接客会要有性欲才接吗?你要定时来一发,不论好还是坏,习惯必须保持,你不能等着奇迹从天而降。”

 

同时,你也必须做点什么,担起家庭的责任。你做不了太多,但必须去尝试。即使失败了,那又如何?我不希望你以后会有一个致我们失去的青春。

 

如果父母身体好,你也许并不富裕,但也会很幸福,然而没有。四十七岁,对于很多男人来说正是好时机,年富力强。而你的父亲,年少时那个伟岸的身影,却被病痛折磨,被现实打击,被别人非议。愁眉和白发开始缠绕着他,而他的希望全在于你。你不喜欢回家,觉得家里气氛不好,觉得奶奶谨小慎微,活得辛苦,还常常抱怨爸爸。妈妈身体虚弱,又常常和奶奶相互怄气,说个话都要你传递。爸爸呢?病痛缠身,心灰意冷,你却又能切身体会他的焦灼,这焦灼常常滋烤着你。整个家庭笼罩着愁云,生活惨淡。你不喜欢这样,你希望活得从容。


辛夷坞在《致青春》中那段陈孝正看到林静眼里的淡定从容的描写让你刻骨铭心,因为那不止是陈孝正所羡艳的,也是你所渴求的。你虽然偶尔会羡慕别人的谈情说爱,但却从来不曾真正渴求,是否也与你背负太多,或是想的太多有关?又或者对自己也心灰意冷了?


你时常觉得自己活得很梦幻,靠幻觉而活,但有时觉得自己其实太清醒,清醒到看清现实忍不住想逃避。不论如何,你必须直面现实,即使你觉得自己生来就不是个现实主义者。家庭的困局看起来很难,但其实也很简单,也只有你能破!

 

你要继续读研,冥冥中,我有一种直觉,深造对你更有好处。作为家庭里“first generation”,学历高点还是好。何况农学本科出去发展真的不太好。你要把自己当做已经毕业的人一样,把写作当做工作,用心去做。坚持、专注、勤奋、职业精神!

 

你很容易成为言语上的巨人,行动上的矮子。这必须改正,强大的执行力从来都是成功者必需的素质。想要成功,就必须强力执行计划,即使方向错了,也不会失败。

 

23岁,多么好的年纪,你却还在大三,与别人比真是有点晚了。但这与你其实关系并不大,少点焦虑,多做点实事。你还太稚嫩,让自己真正成为一个成年人,去变成成年人该有的模样。

 

加油!就让这成为一个开始吧!


ps:我的生日愿望是家人身体健康,自己永远青春,永远热血沸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