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龙潭河02-04 11:35
作者:陈利东

摘要: 【走在龙潭河畔】 临近冬至,龙潭河两岸不再满目苍翠,透过尚未脱尽叶子的

   

        

临近冬至,茨营的大山,卸了浓妆,依然高大厚重而令人心生敬畏。山峦之间,连绵起伏的线条,隐隐绰绰交织在一起,伴着龙潭河的水,流向远方。

      

历经滔滔喧哗,河流转而温婉宁静。河沿上的草木蒙着一层薄薄的霜,在晨曦中微微发光。河边的小路硬冻而干固,默默地积蓄着力量,在冬日的风霜里变得更加坚毅。河不宽,桥不长,但记忆中人们都叫它"大石桥"。大概是因为走到这里,也点燃了乡愁。



 寒风吹走了往日的喧闹,大石桥上来往的人少了。龙潭河畔,上千亩的大棚蔬菜,依然是青绿一片。田埂上,荒草间,虽不复盛夏般的葱茏和茂盛,却也亮丽飒爽,站在桥头,视线变得更加遥远。村口的几棵大树略显萧疏,村间树木环绕,几抹浓绿也已渐渐变黄,或变红,"村在彩林中,彩林在村中"。有的农家小院清晰可见,院前的石凳上挂着一串串黄澄澄的玉米,炊烟和雾气一同悄悄升起………


 走过桥的另一头就是茨营大街,冬天的街道显得清冽干净。街头的牛肉馆远近知名,早早就排起了队,走到馆子门口,听得见刀切牛肉,砧板发出的声音,娴熟而有节奏,老板系着围裙,一双大手在寒冬里油腻而泛红,脸上却开满了花。


街道、村庄、田野、大山、河流,虽已隆冬季节,长长的坝子依然新奇多姿!




也难怪有人说南方一些城市的冬天,是秋季的延长。“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”这样的银色世界是只会在北国的风光里才有的。龙潭河两岸是冬无严寒、夏无酷暑的混合型气候,隔三岔五地灰暗或冷冻几天,忽而又会见到太阳。和诗人笔下的北方的冬天就截然不同,北方的房屋有当地独特的设计结构和风格,再加上地炉、暖炕等特有的防寒装置,屋里屋外完全是两个世界。屋内,一团暖气,屋外,滴水成冰。进来,是春天,出门,是冬天。


龙潭河的冬天就是这般,依稀记得很多年都没有连绵的雨,也没有雪。又或是只有片刻的小雪,小的几乎都没有了记忆储存。家乡真正的雪景,大概就只能停留在儿时的记忆里。儿时的雪花,没有北方“大如席”的夸张,但能盖住田野和乡村的道路。走过龙潭河畔,回头可以看到一串串深深的脚印。


大雪时在山地里捕野兔,雪融时在池塘边烧野草,秋去冬又来,在大石桥上走了又回,记忆中的片段依然那样的浓烈,那样的真切。那一场雪,何时会再次飘来?



过了冬至,墙上的日历已所剩无几,撕下的岁月,如童年的雪花片片飘落。来不及拾捡,转身已堆叠成厚厚的梦。回顾与瞻望间,在心底深处随风缓缓铺展。 


桥头在风蚀雨打中刻下昨夜的痕迹。河畔在无声无息里蕴藏今晨的记忆。走的再远,也走不出故乡的桥,跨的再长,也越不过故乡的河。


 时光不紧不慢,行走在龙潭河里,或深或浅。与激流并进,与浊浪相激。有过澎湃,有过安静。年复一年,涤荡着心灵。百转千回,与大山相守相望。


   


       



往期回顾

【龙潭河 · 文化】曲靖小粑粑的“茨营传奇”




主    编:龚飞

副主编:祝小茂

责    编:杨祝芳

外    联:张朝柱

编辑制作:胡权利